我要投稿
文盟在线LOGO

    《双生之城》

  • 时间:2009-01-07 02:30:00  来源:文盟出版经纪  作者:藤木纯
内容提要:物质与利益的世界,总是带给人们扭曲的灵魂。决然地割舍别人的人生,来达到自己的欲望,这就是人类的私欲吧。正是因为这种私欲,让藤木纯原本黑色的童年,更加的刺眼和晦涩。对她来说唯一幸运的也许就是和蓝溪璘的相遇吧。天壤之别的生活,她们无从选择,但她们坚信,上帝赐予她们那么多的磨难,就是为了把对方送到她们的身边,因此璘和纯坚强地相依为命地生活着……可终究她们逃不过命运的捉弄,为了纯能继续上学,为了她们能生存下去,璘最终被骗入红尘……可,也许,人生就是由一个又一个比上一次更大的悲伤组成,纯仇人的儿子惑已爱上了璘,而璘最爱的人佐佑却爱上了纯……为了复仇,为了璘永远不离开自己,纯做出了一个残忍的决定……

双生之城    北方文艺出版社

内容简介:

    物质与利益的世界,总是带给人们扭曲的灵魂。决然地割舍别人的人生,来达到自己的欲望,这就是人类的私欲吧。正是因为这种私欲,让藤木纯原本黑色的童年,更加的刺眼和晦涩。对她来说唯一幸运的也许就是和蓝溪璘的相遇吧。天壤之别的生活,她们无从选择,但她们坚信,上帝赐予她们那么多的磨难,就是为了把对方送到她们的身边,因此璘和纯坚强地相依为命地生活着……可终究她们逃不过命运的捉弄,为了纯能继续上学,为了她们能生存下去,璘最终被骗入红尘……可,也许,人生就是由一个又一个比上一次更大的悲伤组成,纯仇人的儿子惑已爱上了璘,而璘最爱的人佐佑却爱上了纯……为了复仇,为了璘永远不离开自己,纯做出了一个残忍的决定……

内容节选:

在上帝打盹的几秒钟里,她被肮脏的灵魂扔掉了。

1
“你说,这个孩子怎么处理?”女人说。
“我怎么知道?!大哥留下这栋房子和那么多财产,难道全是给那个小女孩的吗?”
“怎么可能,那应该是我们的,她根本不是大哥的亲生女儿!!”
男人低下头抽着烟,眉头紧皱。
“反正她还小,只要我们养着她,财产一样是我们的!”
“我们凭什么养她?她跟我们一点关系也没有,而且就算我们养着她,她长大了,问我们要财产怎么办?遗嘱上清清楚楚地写着一切财产归她所有,到那时我们哪来那么多钱给她?说不定她知道我们独吞了大哥的财产后,还会报复我们!”
“那你说怎么办?!”男人暴跳如雷,却压低声音说。
沉默一会儿后,女人的眼神突然变得寒冷起来。她咬了咬牙,恶狠狠地说:“斩草除根。”
男人猛地抬起头:“什么!你什么意思,你要杀掉她?她还只是个孩子!”
“不,我的意思是把她送人。越远越好。”
“送给谁?送哪儿?谁会要她?她都已经这么大了,对我们肯定有记忆!如果她再回来怎么办?”
“那……把她扔掉,扔在一个穷山沟里,如果她命大就被人捡走,如果她……饿死在野地里是最好的!”女人的话让男人不寒而栗。
男人不说话了,狠狠地抽了一口烟,黑暗中明亮的火星划过的地方变成灰烬,这个夜晚似乎异常黑暗和冗长,罪恶正在上帝的眼皮底下进行着……

2
的确,她被肮脏的灵魂扔掉了。十年,十五年,当她的生活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后,她真的不知道是该感谢他们的自私,还是去憎恨他们的狠毒。
藤木纯,这个名字她已经快渐渐忘却了……她望着刺眼的电脑屏幕,喃喃地念着这三个字,眼睛疼痛得流下眼泪。
她身旁躺着一个男孩,眉目清秀,气宇不凡。
他睁开蒙眬的双眼,昏黄的灯光照得他的脸棱角分明,他看着她,眼神温柔而迷离。
“你到底是纯还是璘?”他问。
她轻轻地笑出了声。她说:“佐佑,你说我是谁呢?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我是谁。”
他坐起身来抚摸着她的长发说:“纯,我知道,我知道你是纯,你的眼神是永远改变不了的。”
她说:“哦?我的眼神是什么样的?”
他看着她,她的眼神和很多很多年前,他在天桥上遇见她时一样。
他说:“苍白……”
她笑,笑他用错词,苍白是形容脸色的。
他说:“不,就是苍白。你的眼神永远都是这样,像是蒙了一层白雾。”
她不再说话,继续写着小说。对她来说,文字是她的生命和所有的情感,因为那里住着她一生最爱的一个人,她是个女人,将在这本书里永生……
他颓废地坐在床边看着她,然后轻轻地吐出一句话:“纯,你爱我吗?”
她的眼睛没有离开屏幕,她说:“佐佑,我只爱璘。”
他低下头,黑暗隐藏了他半张棱角分明的侧脸。他说:“纯,璘已经死了。”
她笑,笑得快疯掉了,然后诡异地说:“佐佑,你的眼睛坏了吗?我不就是璘吗?”
他抬起头看看她,然后也笑了。她知道他已经习惯她这样的说话方式了。他拍拍她的头说:“纯,要注意身体,早点睡觉,写累了就不要撑着,不要喝太多咖啡。”
她“嗯”了一声,继续写。男孩一直都知道,她决定做的事情是没办法改变的。不,现在,他已经是个男人了。
“纯。”他关上门时顿了一下,“我不希望这部小说充满仇恨。”
他轻轻地说着。
她不说话。
只是当生活赋予了她那么多的灰暗与破碎后,她又该怎么把它变得色彩斑斓呢?
她喝了一口冰凉的咖啡,顿时冷彻全身。像很多很多年前,那场将她和璘冻僵的大雨一样。
她的手指寂寞地敲着键盘,在空荡荡的房间里发出寂寞的声响。她习惯在电脑旁放一面镜子,镜子里照出的一张脸是她所有的精神寄托。只有她看到那张精致的脸后,才不觉得寂寞,才会微笑,才会安静地睡去。安眠药已经快将她的神经麻醉了,并渐渐地成为了她的生活主体,没了那东西,她宁可死去。但她依然活着,可能是因为她脑海中已经扎根到肉体的故事,也可能只是因为见到那张脸后的安心。她的脸是属于另一个人的。

那个故事是她唯一的财富和永远无法删除的痛苦……

来顶一下
近回首页
返回首页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广告服务 - 使用帮助 - 购书指南 - 商务合作 - 成功案例 -  招聘信息 - 免责声明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