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文盟在线LOGO

    《禁龙阁》

  • 时间:2009-01-07 02:25:53  来源:文盟出版经纪  作者:程镜恩
内容提要:本是现代人的颜湘岚莫名其妙地投胎到了一个遍地饥荒的年代,而顶着个婴儿身的她刚有点意识就面临被抛弃的命运。死里逃生的颜湘岚发誓长大后要成为这个国家最富有的人,让所有爱她护她的小伙伴们过上好日子。然而她设计出来的用来赚钱的假白龙却引来了意想不到的两个人――为争皇位一直明争暗斗的辰王和轩王。从此,颜湘岚和她的伙伴们不可避免地陷入了一场血雨腥风之中。

禁龙阁  珠海出版社

作者介绍:

程镜恩,八十年代生人,英语专业毕业后改行自学设计,成为一名广告设计师。
2006年投稿参加齐鲁国际动漫艺术展获得优秀奖,同时也获得信心辞职专攻写作和画画。期间陆续在几家出版社和杂志刊登漫画作品,以及长篇小说在网络上的连载。
希望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安排自己的人生,快乐、知足且不失精彩。


内容简介:

首先,我确定我是带着记忆投胎的,这是个好现象。其次,我的身份好像是——妖女。就以我现在这婴儿的状态,想逃走那是不可能的,而且也不能用花言巧语蒙混过关。老天,你这不是耍我么。
好容易死里逃生的我却又差点被一群小乞丐拿去卖,努力在晕过去之前挤出两滴可怜的泪水,成败在此一举……

本是现代人的颜湘岚莫名其妙地投胎到了一个遍地饥荒的年代,而顶着个婴儿身的她刚有点意识就面临被抛弃的命运。死里逃生的颜湘岚发誓长大后要成为这个国家最富有的人,让所有爱她护她的小伙伴们过上好日子。然而她设计出来的用来赚钱的假白龙却引来了意想不到的两个人――为争皇位一直明争暗斗的辰王和轩王。从此,颜湘岚和她的伙伴们不可避免地陷入了一场血雨腥风之中。


内容节选:

    在一阵眩晕中睁开眼睛,入目的是落漆的红色柱子和透着蓝天的木制房顶,枯草的霉味儿充斥鼻间,周围晃个不停,杂乱的金属碰撞声震的我耳膜生疼,快停下来吧,我要吐了!

    几个月以来一直在黑暗的混沌中颠簸,好像被人抱着逃难似的,张嘴“啊”的一声怒吼却变成响亮的啼哭,吓得我把后面的话都忘了,这是我的嗓子发出的吗?怎么这么像婴儿的?

    一个女人的脸朝我放大,但是我一时也看不清她的模样,只觉得她的皮肤很白,眼睛很黑很亮,似乎含着泪花。然后,我看到周围士兵还有他们手中明晃晃的大刀长矛,个个都杀气腾腾的盯着我,好像我的哭声使他们受了刺激。

    首先,我确定我是带着记忆投胎了,性别暂时不详,身体有些力气,应该不是刚出生的。其次,我穿回古代了,哪个朝代还不知道,不过看起来藏身的地方类似破庙,估计与荣华富贵没缘了……最重要的是,所有人看到我都不是惊艳或者欣喜的表情,所以我有可能是个非常非常丑的小东西,跟怪物差不多!

    “对不起,岚儿,娘只能保住你们中的一个。”

    在我正考虑她这句话是否代表我被放弃的时候,身体已经开始下降,地上的碎石头很多,刺痛了我的背,但是平稳的感觉却让我的视线清晰起来。我看着重生后的第一次见到的母亲转身离开,闪着寒芒的矛头立即代替她统统指向我。

    没想到就这样被放弃了……活过来只是为了再死一次吗?上天为什么要多折磨我一遍?就算是如此小的身体,捅一下也会疼会流血的啊!

    对于这个未知的世界,我还是有很多的期盼的,比如稀奇古怪的经历,比如刻骨铭心的爱情,上辈子我没有得到的,没道理重新来过也拥有不了!可这么多人,就算打架也得过十几年让我拜个师父学学武功才行,一个毫无抵抗之力的孩子,无论如何也不是他们的对手……如果能说话还好,至少可以编些谎言先溜,可是我除了止不住的哭,什么声音也发不出来!

    随着脚步践踏而起的灰尘被我吸进肺里,哭泣转为不停的咳嗽,看着越来越近的危险,说不害怕是骗人的,但是心里却渐渐的无所谓了,怕什么,人家又不是没死过,大不了再去投胎!

    这时,不远处传来了几声野兽的呼啸,荒山野岭或是破庙周围有几只动物跑跑很正常,可它们转眼间逼近的速度也太惊人了吧?!不止我,所有士兵都开始发抖,至少有数百只狼在四周和房顶上嗷嗷叫,地面都颤动起来,足以显示狼群的数量众多!

    “妖女作怪了,是她引来的狼!”这句话倒也没错,就凭我那初生的稚嫩嗓音,想不引起食肉动物的注意都难,偏偏我还因为怕的要命而放声大嚎,自然有可能招来狼群,可要说我会妖法就是冤枉人了,那可是科幻小说里魔法师的专利啊!

    “快跑呀!被狼群围住,大家谁也活不了!”不知是谁领头冲出破庙,原本肃杀的人们一转眼全都抱头鼠窜,跑了个干干净净。

    至于被扔在一边无人问津的我,干脆紧闭双眼装死,不敢发出一点动静,但愿那些人能把狼引开,只要我能逃过这一劫,管它今后的命运是什么!

    等一切都平静以后,我再次被抱了起来,不过不是刚才的女人,因为这个怀抱又瘦又小,那突出的骨头让我很不舒服,但是我还是很高兴的,至少,他是人不是狼。

    赶紧睁眼瞧瞧,看看我的救命恩人是谁,结果一片黑暗迎头罩下,那人居然把我装进了布袋里,接着一个男孩的笑声响起:“哈哈,卖了这个小东西,我们晚上就有好吃的了!”

    然后又有几个小孩子的声音陆续冒出来,大抵就是今天收成不错之类的。如果那些士兵没喊错的话,我会不会被卖去青楼啊?这个玩笑可开大了。想我在现代活了二十年,竟被这些小臭孩拿去卖,好一肚子的怨气!

    拼命磨炼自己的嘴巴和舌头,我要谈判,要劝他们打消念头!

    “咕……”唉,我还不饿呢!

    “哭……”

    “木”不是,我是想说“哥哥们”啊!

    再试试:“公……”“狗……”“哥——”咦,成功了?!

    “哥哥”、“哥哥木”、“晃五(放我)”……

    我不停的又踢又抓再加上哇哇大叫,终于引起了他们的注意,袋子解开了一个口,亮光瞬间和新鲜空气一起灌入,我立刻抓住这难得的机会,两只小手扒住袋子边缘,努力做出最可怜的表情,轻轻的喊了一声:“哥哥……”

--------------------------------------------------------------------------

    刚把绳子扎好,就开始担心,这样会不会把她憋死啊?秦聿先喊住众伙伴,然后打算松松绳子,给她留个小孔,谁知手还没来得及收拢,一个小脑袋就从里面冒了出来,可怜兮兮的朝自己喊道:“哥哥”……

    她好像小猫啊!这是第一感觉,因为那双眯着的小眼睛实在是像极了以前养过的一只斑纹猫,长长的睫毛,乌黑的瞳仁,在一张抹的脏兮兮的小脸上仿佛星星一般吸引人,让他无法移开自己的视线,难道她真的会妖术?这么对视下去,自己会不会就变成她的奴隶了?

    就在他天人交战的时候,又一声细细的呼唤传入耳中:“哥哥,火饿。”小东西饿了吗?可是他们也几天没吃饱饭了,到哪里去给她弄吃的啊?!

    还是卖掉吧,这样她就能有吃的了!秦聿想好后再次拾起绳子,将口袋往上一提,准备系住。

    颜湘岚发现小男孩的内心挣扎渐渐回归了初中,不禁又气又急,忽然一阵头晕袭来,这次是真的要昏过去了,真不是时候!

    小手无力的张开,咕咚一声仰面倒下,只来得及看到他惊讶的长大了嘴,抱着最后一丝希望,她努力挤出两滴眼泪后才失去意识,成败就在此一举啦。

    噼里啪啦的烧木头声近在耳边,暖暖的火光在闭着的眼皮外晃动,颜湘岚小小的睁开一条眼缝往外瞅着,虽然不是原先的破庙,但还是一个破破烂烂的房子,她躺着的地方是房间里唯一的家具:铺着干草的土炕。

    看来暂时是安全了!

    屋里没有人,但是地上摆着几个大碗,火堆上吊着的锅里似乎在咕噜咕噜的煮着吃的东西,散发着淡淡的香味。

    窗外由远及近响起了争执声,天色已晚,隐约可见树枝在半掩的窗纸上投下的影子还有一小部分的淡蓝色月亮,这是重生后第一次看到它,似乎和数百年或者数千年以后没什么不同,还是那么孤零零的。

    秦聿领头进来时,正好看到她在对着月亮发呆,烦闷的心情忽然放开,走过去就将她抱进怀里,学着大人的样子摇了摇,笑道:“乖,一会儿咱们就开饭。”

    还是像被骨头架子禁锢似的感觉,颜湘岚不舒服的伸伸胳膊以示抗议,这个时代的小孩子都没人管吗?饿成这样对以后的茁壮成长可不太好啊!

    “我给你洗洗脸吧。”他拿过抹布状的碎布就要往她的脸上擦去,吓得她立刻扯开嗓子大哭起来,那东西看起来比黑炭白不了多少,擦到脸上洗不掉怎么办啊?!

    “真是麻烦的东西,这个叫法不把别人都吵醒才怪呢!”另一个男孩倚着门框,似乎相当不满意她的加入,一脸不高兴。

    “以后她就是我的妹子,我来养她,你嫌麻烦可以不跟我们在一起!”秦聿很喜欢怀里软软的暖暖的感觉,才不舍得放下呢,径自走到火堆前,拿起勺子就往几个碗里分食物。

    “为了她,林子、冬子他们都走了,你难道还不明白吗?带着她,我们只会被拖累死!”

    “你想走也可以走,咱们兄弟一场,就此别过!”

    “你?!”

    两人剑拔弩张的对视着,秦聿坚定的瞪着另一个男孩,一步也不肯退让,着实让颜湘岚狠狠的感动了一把,小手也由推拒改为紧抓,没有血缘关系的人居然可以为了她和兄弟决裂,莫名的对他们有些愧疚。

    “如果我也走了,你怎么办?”男孩语气忽然缓下来,叹道:“现在到处都是灾民,我们只有依靠彼此才能活下去……算了,你要养就养吧,我不管了。”

   

    “对不起,苏梵,”秦聿也缓和了针锋相对的态度:“我实在不忍心卖掉她,只要想到这么可爱的婴儿落到坏人手里,很有可能会被那些饥民当作……”

    两人神色都黯然下来,随后进来的几个孩子也都垂下头不说话了,这些日子见多了人吃人的惨状,再冷的心也不忍了。

    “都是那个不祥的传说,说什么妖界之子会在今年降生,到时洪水会吞噬地上所有的食物,让那些商人趁机囤积米粮,抬高价钱,害的本来就是灾年,有钱都吃不饱肚子!”

    “是啊,阿宝的家乡虽然没有水灾,可是却被说是妖子出生的地方,现在人都跑光了,田也荒了。”

    “谁知道真的假的?不过今年除了旱灾就是水灾,一直就没消停,说不定是真的呢!”

    他们几个越说越气愤,颜湘岚却听的冷汗涔涔,那个妖界之子不会就是指的她吧?!想起白天那些士兵憎恨的表情和母亲的抛弃,心里仿佛被乱炸了一通,要是被他们知道了真相,恐怕她的小命立马就得结束了……好危险!

    “不说了,那是官府的事,咱们只要能活下去就行!吃饭吧。”作为老大的一句话自然非常管用,大家赞成的放弃了这个无谓的话题,拿起自己的碗喝起来。

    婴儿要吃母乳的不是吗?就算没有,拿动物的代替也可以,但是那碗里飘着树皮草根,真的喂进颜湘岚嘴里,不噎死她才怪呢!所以本来安静听话的小手又开始挥舞抵抗,就算什么乳制品都没有,小米粥也可以啊!不是有首歌这么唱来着:小米粥把我养大……

    “我不要喝!”她呜里哇啦的叫嚷着,但是因为咬字不清谁也没听懂,眼看着碗边已经碰到了嘴上,不得已之下,只好抬手推翻了它。

    虽然知道这是得来不易的食物,可是她确实不能吃啊,望着数道包括秦聿的愤怒目光也只有装哭的份了!

    “她是不是以前吃的太好了,不习惯咱们的饭?”叫阿宝的男孩蹲下来,捡起好不容易挖到的野菜,带着泥土就塞进了嘴巴里。在没有和家人失散之前他也是爹娘的宝贝,什么好吃好喝的都先让他挑,现在却连野菜都很难吃到。

    “估计是只会吃奶吧?”还是小苏梵比较聪明,一语中谛!其他人这才恍然大悟,就算是动物,在刚出生的时候也要母亲亲自哺育啊!

 

    颜湘岚感激的朝他笑笑,眼泪鼻涕糊的满脸都是,要多丑有多丑,偏偏这一笑却让大家紧皱的眉头都舒展开了,秦聿无奈的拿手指点点她的额头道:“现在不可能找到能喂你的奶妈什么的,如果饿了就先喝点汤吧,等明天天亮我们再去找找看。”

    这一刻即使有些抱怨转生的时候不对,也开始感激上苍让她遇到了这些善良的孩子们,有他们保护着她,就算吃点苦也没关系了。

    第二天一早,秦聿和苏梵就拿着自制的弹弓出去打猎了,留下阿宝、小伍、大葱还有小葱在家里守着颜湘岚,顺便用拣来的树枝帮她编个小摇篮。

    大小葱是一对双胞胎兄弟,哥哥比弟弟稍微高一点,相貌却是非常的相似,脾气也差不多,比较憨厚。小伍是个乐天的男孩,喜欢唱歌来逗颜湘岚笑,在他的巧手下,一个个竹蜻蜓、草蚱蜢被做的惟妙惟肖,摆在她触手可及的地方。阿宝的性格比较沉默,但是心思细腻,像个女孩子似的会照顾人,用捡来的衣服洗干净裁好后给她当换洗尿布。

    眼看秋天快到了,需要多储备些木头准备过冬。他们觉得家里不会有什么危险,便由阿宝和小伍留下看家,另外两个人出去捡柴火。颜湘岚这才有机会好好考虑自己的处境,她似乎没有特别引人注意的外貌,也没有奇怪的胎记,这从他们对待自己的和善眼神中可以看出。至于破庙中那些简短的对话,不晓得他们听到了多少,但是没有太大的影响,小孩子在忙着装狼叫吓人的时候估计也留意不了别人说什么了。关键是以后他们该怎么生活,灾情得到控制的话也要两三年的时间来恢复,暂时还要过一段苦日子,等她长大一些就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必须找到谋生的手段,让大家能一直在一起,而且过的很富足才行!

    首先,还是好好练习这张嘴的说话功能吧。除了嗓门响亮和流口水,它也没什么擅长的了……

    颜湘岚深吸口气,慢慢的进行单音节的练习,其态度的认真程度足以媲美当年拼命背单词考四六级的时候。这样自言自语了一会儿就觉得嗓子有些痒,之前利用的太过了,声音大一些都不舒服,忍不住咳嗽起来。

 

 

 

 

 

 

 

 

 

 

 

 

 

 

 

 

 

 

 

 

 

 

 

 

 

 

 

 

 

 

 

 

 

 

 

 

 

 

 

 

 

 

 

 

 

 

 

 

 

 

 

 

 

 

 

 

 

 

 

 

来顶一下
近回首页
返回首页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广告服务 - 使用帮助 - 购书指南 - 商务合作 - 成功案例 -  招聘信息 - 免责声明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