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文盟在线LOGO

    方方:“80后”的作品千人一面

  • 时间:2008-12-11 17:17:52  来源:楚天都市报  作者:
为了写作《汉口的沧桑往事》、《汉口老租界》等城市历史随笔,方方(blog)翻阅大量老武汉资料,发现了许多不为人知的城市传奇,让她意犹未尽,于是执笔想象,先有中篇小说《武昌城》,抚触北伐战争中武昌围城四十天的

为了写作《汉口的沧桑往事》、《汉口老租界》等城市历史随笔,方方(blog)翻阅大量老武汉资料,发现了许多不为人知的城市传奇,让她意犹未尽,于是执笔想象,先有中篇小说《武昌城》,抚触北伐战争中武昌围城四十天的惨烈;后有长篇小说《水在时间之下》,勾勒洪潮起伏中水上灯若明复灭的面孔。

  方方说,最初书名打算叫“活在时间之下”,因为最能埋葬人的是时间,“水上灯没有原型,她来自于无数个汉剧演员。”方方喜欢灯的光芒、动感,“武汉有个汉剧名角叫万盏灯,我特别喜欢这个名字。她给我一种灿烂感觉,但因为真有其人,我不能直接套用其名。但我却因为万盏灯的缘故,让我这个人物名字与‘灯’有关。”

  “水上灯”也潜藏着随波逐流、灯灭于水的危机,“她是那种典型的武汉女人,有着强烈且明显的爱与恨,这个人物身世太苦,所以她也会贪慕舒适安逸的生活,她唱戏是为了红,不像程蝶衣或梅兰芳那样痴迷于戏,她很容易放弃追求,但她至少有底线,比如不给日本侵略者演出。人到底不是神,会有很多毛病,但能坚守底线者,我觉得就不错。”

  为了写好小说,方方遍翻史料,采访专家和老演员,并且去看了生平第一场汉剧,“在那里,我找到了舞台的感觉,觉得特别亲切。”《水在时间之下》细节丝丝入扣,很多材料直接取自往事,挑起了上个世纪二三十年代汉剧舞台的幕帘,粉墨登场的是那个动荡时代的百态人生。“时代里的一圈小小涟漪,漾到个人身上就是惊涛骇浪,我的小说就是如此,没有人与时代无关。”

  电影《梅兰芳》热映之际,作家方方的第二部长篇小说《水在时间之下》新鲜出炉,虚构的汉剧名角水上灯,与真实的京剧大师梅兰芳,一南一北“打起擂台”。

  昨日方方接受本报记者专访,她说,自己笔下的水上灯与梅兰芳不一样,没有世家背景,半路出道,有太多艰苦需要征服。而把人物与时代紧紧联系起来,正是方方小说的一贯特色,“我只想写一部好看的小说,让读者有一口气看完的欲望。”

  一口气读完的故事

  从《武昌城》到《水在时间之下》,擅写当代生活的方方把目光拉长,打量着充满传奇色彩的旧事,但她表示不会就此扎入故纸堆中,正在创作的新中篇依然写当代。“所谓好看的小说,就是读者拿到手上,一直想往下看,一直不想放手。这一直是我的一个梦想,这部小说给了我机会。”方方说,小说之“小”,在于它并不直接讲大道理,不刻意追求高深内涵,饶有兴味的故事和令人难忘的人物是小说主体,人生的哲理和思考都潜伏在故事之中。“我一直喜欢读有意思的小说,印象深刻的小说人物一直在我心里,比如林道静、朱老忠、梁生宝等等,我希望读者能像我记忆他们一样,记住水上灯。”

  方方打磨着小说的语言,不让文字阻碍眼睛的速度,“我希望我的语言很干净,句子经得起削砍,文字经得起推敲。我希望读者在读我的作品时,觉得很舒服很流畅,不知不觉就读完了。”正如现在许多观众无暇去欣赏节奏缓慢、追求唯美的戏曲,方方觉得,读者对于长篇小说也在逐渐失去耐心,“看看开头,翻翻中间,扫一下结尾,查查评论怎么说,就算看完了一部长篇小说。”这种状况也促使她去创作富有吸引力的小说,“小说不仅仅是故事,它应该有大量的具有时代氛围的细节,也有时代烙印的人物以及人物情感,还要有创作者自己的思想倾向等等。故事的背后,当有这样一些东西,它们是故事生长的营养。故事是从这样的土壤上长出来的。”

  对作家富豪榜没兴趣

  近日,一张作家富豪榜传得沸沸扬扬,传统作家纷纷失意榜单,大量商业写手活跃其上。方方认为制榜炒作无可厚非,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存方式和理念。但结果却有点搞笑,聊付谈资。“一方面是有效的商业手段进行包装,一方面我们读者整体阅读层次偏低,造就这样一个排行榜。我可以理解制榜人据此谋生的愿望。但我对这件事没有更多看法。”

  方方说,现在的这个社会与我成长的时代有着完全不同的观念。我们那个时候太不重视财富,但现在却崇拜财富过度,以致于变成了有钱就是成功。像写作抄袭这样的事,在我们这代人中,哪个作家要是抄袭,会是天大的丑事,但现在却有那么多抄袭者。读者们非但认为抄袭无罪,甚至还力挺作者,这就让我们很看不懂。

  对于“80后”的作品,方方也表达了自己的担忧与疑问:“这一代人对自我的看重和凸显是空前的,但是他们的作品却千人一面,几乎没有让人印象深刻的角色;反观我们这代人所处的时代非常强调共性,但这代作家的作品,个性又是多么明显!”探究个中原因,她猜测是不是年轻人阅读量太少。“大学时,老师开给我们一份必读书单,上面所写的当代作品我几乎全部都在中学时代读完了。对文学的认知和审美趣味都是在这些阅读中形成的。现在的年轻作家,在最应该读书的年龄中,穷于应付各种考试,很可惜。”

 

来顶一下
近回首页
返回首页
 我来评论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广告服务 - 使用帮助 - 购书指南 - 商务合作 - 成功案例 -  招聘信息 - 免责声明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