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文盟在线LOGO

    专访麦家:自称是生活在内心世界的人

  • 时间:2008-12-31 21:55:49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作者:
麦家,1964年生于浙江富阳,现居成都。曾从军17年;1983年毕业于解放军工程技术学院无线电系;1991年毕业于解放军艺术学院文学系;1997年转业至成都电视台电视剧部任编剧。1986年开始写作,主要作品有长篇小说《解密》、《暗算》、《风声》,《麦家暗系列作品集》(四卷),电视剧《暗算》、《地下的天空》(编剧)等。作品曾多次获奖。根据其同名小说改编的电视剧《暗算》一开中国特情影视剧的先河,深得观众喜爱。2008年11月,麦家获茅盾文学奖。

著名作家麦家

  获茅盾文学奖让麦家前所未有地忙碌:匆匆接受汹涌而至的媒体采访,在西湖书市上做签售,又开始忙碌地飞来飞去……甚至没时间细细安排成为杭州作协专职作家后即将到来的杭州生活,打理在西湖文化广场的新房和西溪创意产业园的工作室。

  麦家应允了记者的专访,并表示希望“邮件交流”。他是个寡言少语的作家,也许就像他自己所说,“我属于生活在自己内心世界的人”。这是在热闹之后一次安静的交谈。在邮件背后的麦家,自在健谈,思路清晰,坦诚并有趣。

  风景最好、距离最短的路只有一条

  城市假日:听说《解密》您写了10年?

  麦家:那时候的10年跟现在不一样。我现在生计无忧,那时才27岁,生活有很多未知数,这些都会打断我的写作,我的写作经验和技巧也不像现在这么成熟。《解密》发表的时候才二十多万字,将近七八十万字都被删掉了。我常常是用一种方式写,写完之后如果不满足的话,就全部推翻,再用另外一种方式写,这样反复了几次。那时,用什么样的方式去写更好,我并不知道——这种投石问路的方式其实是很笨拙的一种方式。写小说好像登山,风景最好、距离最短的路只有一条,你要敢于、有耐心去寻找这条路。

  城市假日:有读者感觉读您的小说是没有退路的,是在黑暗中摸索,这就是您所说的“小说是一种不说的智慧”吗?

  麦家:这是我对小说艺术的追求。为什么《暗算》那么火?大部分电视剧,观众看了开头差不多就知道结果了,对观众没有挑战没有诱惑,也没有调动起观众的心智。小说也好电视剧也好,应该始终让人怀有一种好奇心,想要参与和探索,这是种艺术。作家也不是天生比读者高明,只不过作家是专业人士,有时间和热情去反复琢磨,而这个琢磨的结果就不会是表面上的东西,是深刻挖掘出来的,这才让读者产生了好奇心。

  我是一个偏执狂

  城市假日:有没有碰到过写着写着就走不下去的时候?

  麦家:经常有。走不下去,就停下来。我写作很慢,一天写七八个小时,有时也就几百字,更多时候是思考。作家不是说出来的,是写出来的,并且一定要有深度,有异于他人的“绝招”。 

  城市假日:您似乎是个很偏执的人。

  麦家:评论家李敬泽就说我是个偏执狂。《解密》最初是个短篇,后来我把它变成了中篇,最后变成了长篇。一般的作家,他们写过一个内容之后不大会重复地写,而我的兴奋点却始终在同一个人物和同一个故事上,不断扩大。其实我是很谨慎也很理性的人,开始就想写长篇,但怕一下子写不好,就用短篇做一个试探,发现读者感兴趣,再一步步放大。这需要耐心,10年来,社会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我的兴奋点却始终没变,有点偏执吧。 

  城市假日:您的偏执只是在写作上?

  麦家:生活中是不是偏执我不知道,也许有点吧。我的生活很单调,结交的人很少,大部分时间是独处,所以可能有的“偏执”也不太容易反映出来。总的来说,我在生活中有坚定的原则,如果与外人无法兼容,我就回避,决不迎合。 

  城市假日:您之前说到自己对世俗的恐惧……

  麦家:现在这个时代和我的愿望是有距离的,过于物质化,人的情感过于复杂,我觉得人还是单纯一点好,欲望可以少一点。我属于生活在自己的内心世界的人,我对欲望也有一点研究。欲望是永远无法满足的,就像多米诺骨牌一样,打开一扇门,紧接着其他的门跟着就打开了,所以最好的满足欲望的方式就是关闭欲望之门。

  有些欲望是无用的,只会让你的生活变得复杂,一复杂就会茫然。现在的人少了些思考,总在不停地往前冲,以为前面有很多东西在等待。其实,很多东西是在我们身后。我们应该停下来等一等被我们落在身后的灵魂。

  趴下来才能感受到文字微弱的力量

  城市假日:您曾是影视编剧,在小说改编成电视剧上也曾获得巨大成功,您怎么看小说与影视剧结盟?小说是否有重新深入公众生活的必要和可能?文学在这个时代应该往何处去?

  麦家:我不过是个小说家,对这类问题是不大思考的,也不需要。随便说吧,我姑妄言之,不是为了说明问题,只是为了体现对你的尊重。马原多次说,小说已经死了。他说的对不对且不管它,但这确实反映了一个问题,小说的地位和力量在这个时代正在瓦解,消散。其实这也不仅仅是小说的问题,文学,甚至文字,都面临着这种困难。于坚说过,今天,文字的力量已经降到最低点,人们必须弯下腰,跪下来,趴下来,才能感受到文字微弱的力量。不光是我们中国,国外也是这样,也许程度小一点而已。

  那么这种现状是怎么造成的?原因可能是多方面的,其中电视机的普及、网络的兴盛肯定是个“罪魁祸首”。这当然是站在小说的立场上说的,但我们为什么必须站在小说的立场上?如果站在诗歌的立场上,它可能还要指责小说降低了它的地位呢——诗歌曾经有王宫一样的地位。所以,这根本上是个不值得探讨的问题,就像人要生老病死一样,是时间进程中必然导致的现象。我不会为此悲观,也不会因此在小说中刻意地加入影视元素去拍影视的马屁,以博得更大的名利。虽然我小说的影视改编情况非常好,也正因此比较轻松地进入了大众传播渠道,但这不是我有意争取来的,这也不是可以争取的。我经常听人说,他要写一部畅销小说,那么请问什么书一定会畅销,你知道吗?谁都不知道。市场是神秘的,无法预期,影视也是摸不着头脑的,谁想到《断背山》可以拍电影?几个独立分散的故事串联的《暗算》可以拍电视连续剧?我写了那么多小说,觉得《暗算》是最不可能拍电视连续剧的,但就是拍了,而且火了。这里面的秘密是无法破解的,说到底也许是一种机缘。既然如此,我想我们还是把小说当作小说来写的为好,其他问题就让人家去琢磨吧。

  至于小说会不会死?寿命还有多长?对此我是很乐观的。我觉得小说死不了,即使文字没了,它还会继续活着,正如有些民族虽然没有语言,却留下了口头文学一样。文学是直指人心的,只要人还有心灵,就会有文学的存在。它在地下也是存在,活在冰山下也是活着。如果你不接受小说日益被边缘的尴尬,我可以告诉你一个办法,就是:把小说写得再跟人已经面临和即将面对的困境紧密一点,再紧密一点,这可能是其他传播手段见拙的地方。我觉得,影视和网络也许可以帮助你打发无聊,却无法为你驱逐寂寞和恐惧。我是说寂寞和寂寞中的恐惧。(《城市假日》2008.11.28)

  链接

麦家,1964年生于浙江富阳,现居成都。曾从军17年;1983年毕业于解放军工程技术学院无线电系;1991年毕业于解放军艺术学院文学系;1997年转业至成都电视台电视剧部任编剧。1986年开始写作,主要作品有长篇小说《解密》、《暗算》、《风声》,《麦家暗系列作品集》(四卷),电视剧《暗算》、《地下的天空》(编剧)等。作品曾多次获奖。根据其同名小说改编的电视剧《暗算》一开中国特情影视剧的先河,深得观众喜爱。2008年11月,麦家获茅盾文学奖。

来顶一下
近回首页
返回首页
 我来评论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广告服务 - 使用帮助 - 购书指南 - 商务合作 - 成功案例 -  招聘信息 - 免责声明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